我们跟《乐队的夏天》里的31支乐队聊了聊为什么参赛

浏览量:23 次


“总有一个夏天,会有一支乐队,至少会有一首歌,能让你躁起来吧,哪怕只是跟着鼓点晃晃头。”

——豆瓣网友


爱奇艺的自制综艺《乐队的夏天》已经播出三期了,独立音乐人们纷纷登台献艺,似乎展现出不同以往的“随和”的一面。这群代表独立音乐文化的乐手们,为什么会参加一档综艺节目,很多乐迷表示不理解。但通过对乐队的采访,他们的一些观点或许让更多人认同这背后的原因。


摇滚圈内知名度最高的痛仰乐队,在节目中的一段话,也告诉我们不能再以单一的眼光看摇滚,看这些独立音乐了——摇滚不是一味偏激叛逆,摇滚也是包容。所以,包容的摇滚,为何就不能参加综艺呢?



事实上,比起一些乐迷的保守态度,乐队本身对于这样一档综艺节目却更乐于接受,而且可以说国内的乐队,以及他们所代表的这些独立音乐人,需要这样一档节目。


在他们看来,参加这样一档综艺节目,是国内乐队以往没有过的机遇,更是挑战。


中国乐队的活化石——面孔乐队就直言:“希望给乐队一个夏天。



来自陕西的黑撒乐队则认为,通过比赛,才能真正检验乐队的实力。



什么样的节目吸引了他们


爱奇艺的这档综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,可以吸引乐队纷纷配合。说白了,制作团队还是懂音乐的,想要把音乐做好的,或者官方一点的说法叫释放原创“音乐力”。这一点在节目的嘉宾设置上就能看出来,六位嘉宾跟以往歌唱选秀类节目不同,既不是导师,也不是评委,而是“超级乐迷”。


这种平等的身份设置,其实就是告诉乐队和观众,咱们就是一起“玩”音乐的。


就如同节目中一些乐队表达的一样,“赛制什么的都不重要”。谁也不是为了争个名次,把音乐“玩”好才是王道。


毕竟乐队作为主角的大型综艺节目在国内并不多见。也是在歌曲,说唱,街舞等表现形式一一被大众熟知之后,首次将独立音乐这种“小众”文化,展现在“大众”面前。


正如和平和浪乐队所说:“节目不仅要给乐队一个夏天,还要给观众一个燥热的夏天。



同台竞技,不同风格、不同年龄的碰撞,带来不一样的精彩。重温青春的激情,释放音乐带来的快乐,也成为了乐队成员们参加这档节目的重要原因。


就如反光镜乐队所说:“与年轻乐队一起,重温二十岁的快乐。



茶凉粉乐队也说:“大家凑在一起开开心地做音乐。



在参加这个节目之前,痛仰、反光镜已经是成名多年的老乐队,可以成为音乐节压轴的存在,而如葡萄不愤怒,九连真人这样的新人还缺乏一定的知名度。


因而对于大部分乐队而言,这样一档综艺节目,无疑是让他们走进更多观众视野的好机会。独立音乐人们的率真,在这一点上也毫不掩饰。


“参加节目可以涨粉儿!”新裤子乐队“耿直”地说道......



现实迫使乐队走向更大的舞台


1980年代初期,部分中国年轻人零散的接触到了西方流行音乐和早期经典摇滚乐,受此影响,中国独立音乐历史上出现了第一批摇滚人和乐队,中国摇滚乐的黄金时代经典力作层出不穷至今无法超越。随后多年的发展至今,虽然无论独立音乐厂牌,还是乐队数量都有了很大发展,但现阶段国内独立音乐发展仍存在很多无奈。


首先就是音乐成果展现不充分:48.3%的群体还未发行过录音室作品,全职音乐人中发行过EP或专辑的仅为41%。甚至无奈之下,乐队要靠众筹的方式才能出专辑。独立音乐人在这样的环境下,自身作品和发展都受到很大制约。


薄荷绿乐队就是典型代表——他们曾经靠众筹才出第一张专辑。



乐队的推广渠道也相对缺乏:使用的一半是朋友圈(62.4%)、微博(42.1%)、朋友介绍(39%)等传统宣传方式,像音乐平台(38%),微信公号(26%)等更加专业和普及率更高的传播渠道使用方式还比较少。


如同熊猫眼乐队所说,以往都是“一个一个攒粉丝”,参加综艺节目至少可以“两个两个攒”。



乐队生存最现实的问题是,在音乐上获得的收入低:收入1万以上的音乐人,占比才不到5%。68.8%的音乐人在音乐上获得的平均收入低于1000元。


Click#15就希望“通过参加节目提高收入,继续做音乐”。



其中收入来源又以演出(50.3%)为主,其次编曲及音乐制作(49.9%)、商业合作(22.5%),版权收入仅占9.8%。高达84.3%的人是兼职做音乐,因为大部分音乐人无法只通过音乐相关的工作获得生活来源。这些乐队成员中有设计师,动画导演,教师,学生等等。


比如鹿先森乐队的成员都有本职工作,音乐只是兼职。



现状并不乐观的独立音乐人,比其他人更加希望得到更多展现自己歌曲的平台和渠道。而且相对于版权收入,他们更看重自己作品的影响力和传播度。67.5%的音乐人愿意最大程度的传播,乐意被免费试听和下载。而这些正是网络综艺平台可以给予他们的。


“希望通过大平台,长长见识。”醒山乐队的话代表了相当一部分选手的心声。



对待制作音乐周边的态度上,独立音乐人们也比我们预想的更加开放和多元,也更愿意多样化去表达自己的音乐主张。70%的音乐人有意愿或已经在从事音乐周边产品,都说明他们致力于拓宽收入渠道,希望通过具有更高溢价能力的方式获得收入。


反光镜乐队,就曾因参演电视剧《我的体育老师》而被熟知。




节目带给乐队更多可能


近年来,也有不少平台尝试过,或试图尝试有关“乐队”的节目,但基本都没什么影响力。爱奇艺自制团队近两年涉猎说唱、街舞、国风等众多青年文化范畴,这次去碰“乐队”主题,也是颇有勇气。


去年爱奇艺超级网综《中国新说唱》成功反哺说唱市场就是很好的先例,用头部内容带动市场发展,便成了新的突破口。谈到《乐队的夏天》制作初心,其实也是想继续引领青年文化风潮,实现对年轻用户圈层的大范围辐射。


也就是说,乐队不仅要面对“乐队圈”的专业乐迷,普通观众同样也成为了他们的聆听者。


因而,找到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,让更多人喜欢他们的音乐,也是独立音乐人希望通过节目得以实现的。


宇宙人乐队和皇后皮箱乐队在采访中不约而同的表达了这种态度。




其实独立音乐的国内市场潜力巨大。如果说音乐节在80后群体中还是文青标榜自己的工具,那么在90、95后中已然变成一种生活方式的代名词了。爱奇艺也正是抓住了这种可能性,意图引领更多年轻人去了解这种音乐,去习惯这种表现形式,从而更多的人参与到独立音乐文化中。


可以说,新生代群体的成长是独立音乐产业发展的重要驱动力。乐队背后的音乐精神属于每个时代的年轻人,年轻人开始有天然破圈可能。


一些乐队音乐中带有的阳光,正能量的氛围,也为这种“破圈”提供更多帮助,比如“乐团的名字也寓意阳光”的海龟先生乐队。



节目最可贵之处在于,没有空洞的谈理想,而是让乐队们通过音乐去制造和实现他们的理想。不用言语的堆砌去阐释这些音乐,而是用音乐去解释一切,喜欢就是喜欢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。这样确实很“真性情”,很“乐队”。几期节目下来,这种“直白”,“鲜活’的表达,也确实让更多人喜欢上这些音乐人。


在同一个舞台上,不去刻意强调谁的演出风格好,谁更胜一筹,而是用音乐说话,用实力说话。乐队们参加这档节目玩得开心,同时让更多的人熟知,获得更大的舞台,更好的发展机会,这就是节目最积极的意义所在。


独立音乐文化能否以此为起点,迎来新的黄金时代,相信未来也是值得期待的。


中国摇滚扛旗者之一的痛仰乐队表示:“未来希望通过平台,让更多的音乐人被大家了解和喜欢。



是的,冬天已经过去了,夏天已经不远了。(品牌)





|独家:中国证监会原主席刘士余主动投案后,高中同学微信群一片死寂…

|“papi式婚姻”自我还是自私?关键看你say no的底气来自哪里

|珠峰“绝命海拔”之下,花50万请来的救命人,能拉得住你吗?



扫二维码:关注金台环环

商务合作请联系

电话:010-65363483、65363115

QQ:3144809109

邮箱:3144809109@qq.com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我们跟《乐队的夏天》里的31支乐队聊了聊为什么参赛